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强暴子菱
强暴子菱

强暴子菱

晚上九点四十,老秦送走了最后一班交通车,走回警卫室,准备吃宵夜,公司里除了研发部之外几乎都已经走光了,这时候一个高跟鞋的声音「喀喀喀」的从背后传来,老秦回头一看,原来是人事部的大美女王子菱。

  王子菱今天加班,忙到九点多,本来想赶最后一班交通车的,哪知道临时肚子痛,上了个厕所出来,交通车已经开走了。

  「王小姐,今天这么晚下班啊?」老秦跟子菱打招呼。

  「是啊,交通车走了吗?」子菱说。经过好几个月了,子菱对这个四十岁的男人印象还是不好。

  「现在已经没有交通车啰。」老秦说:「你要叫计程车吗?」「好啊,麻烦你啦!」子菱说。

  老秦走回警卫室正准备打电话叫计程车时,看着站在警卫室外的狐狸眼美女王子菱,子菱今天穿着一件剪裁合宜的米色薄外套和浅绿色的薄衬衫,配上格子纹的短裙,揹着一个Burberry的包包,脚上也搭配着穿了一双粉绿色的凉鞋,整个人散发着娇嫩欲滴的青春活力。

  她背对着老秦站着,老秦看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忍不住想像那身光溜溜的雪白肉体,此时真是色胆包天,他吞了吞口水,把拿在手上的电话又放了下去。

  「王小姐,我打给车行了,车行说十分钟以后会有车来。」老秦对着警卫室外面的子菱说。

  子菱回过头来,对着老秦笑着点了点头,一双风流的狐狸眼眯了起来,浅浅的酒窝衬着她红艳的双唇,当真是艳不可当,把老秦看得是一团欲火直从肚子里烧起来。

  老秦又说:「王小姐,你要不要进来坐着等?」「不用了,才十分钟而已啊,我在外面等等就算了。」子菱说完,就继续站在警卫室门口那等。

  老秦心想:「等?你等得到才有鬼。」接着老秦打开抽屉,把公司准备着给警卫防身的电击棒拿出来,然后往外走去。

  子菱看到老秦走出来,也不已为意,继续站在那边看着公司外面的马路,鸿达电子位于工业区里面,这时候外面的车辆已经不多,突然间子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喀答」轻响,她正想转头时,一阵强大的电流已经让她昏了过去。

  老秦从子菱的身后一击得手,马上抢上前去把软倒的子菱一把扶住,趁着四下无人,立刻把子菱拖进警卫室后面的储藏室里,老秦把子菱给放在地上,先捏了捏她粉嫩的脸颊,脸上露出得意的淫笑。

  「小骚货,我就说我总有干到你的一天吧!」他看了看表,现在时间还不到十点,等到了晚上一两点时再来搞比较安全。心想还是先把这个美女给绑好,免得跑了。

  子菱张开眼睛的时候,觉得四周一片黑暗,自己似乎是靠墙坐着,想要动却发现手腕被绑在头顶上,她挣扎了一下,手腕应该是被绑在一根铁管上。而脚踝也被绑住了。想要大叫,可是嘴里塞了一块布,想用把那块布吐掉,又发现有根绳子从自己的口中绕到后颈绑着。

  这时子菱心中的惊骇到了极点,她用力的挣扎,浑身乱扭乱踢,可是手上的绳子绑得相当紧,她越挣扎手腕就越痛,只好放弃。这时眼睛也已经适应了四周的黑暗,她向四周看去,这个房间相当的小,四周随便堆了一些清扫用具和一张摺迭躺椅,唯一的出入口就是在自己左手边的一扇门。

  子菱开始回想起刚刚的遭遇,自己明明在公司大门口等计程车,然后突然间被什么东西电到,就没有知觉了。「是谁偷袭我?」子菱怀疑起来,她的脑袋中浮现出一张笑容猥琐的脸来。

  这时她左手边的那扇门被打了开来,子菱被突然来的强光弄得看不清楚,但那扇门很快的又被关起来,小房间的灯被打开,一个男人手上拿了一根警棍走进来,他走到子菱的跟前蹲了下来:「王小姐,你醒啦。」那人脸上泛起令人生厌的猥琐笑容,正是那讨人厌的中年色胚,老秦。

  「唔……唔……」子菱眼见老秦靠近自己,把身体蜷缩起来,她想说话,可是嘴巴被塞住,只能发出不清楚的呻吟。

  「小美人,你想说什么?」老秦露出一口黄牙说:「我知道啦,你是想说:

  「快来干我,我的穴好痒。」对吧?」

  子菱长这么大,虽然她不是什么纯洁少女,也交过好几个男朋友,但是哪里听过这么无耻的话来,她涨红了脸,拼命的摇头。

  老秦也不理她,自顾自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来点着,然后对着子菱的脸上喷过去,子菱皱起了眉头把头给撇过去。老秦继续又说:「不要不好意思嘛,是女人都会有穴痒的时候啊!老实跟我说,是不是穴很痒啊?」子菱听得这话又是拼命的摇头,她虽然不喜欢老秦的长相,可是作梦也想不到老秦这样一个平常看起畏畏缩缩的人,居然会是这么下流无耻的家伙。

  老秦也不生气,喷了一口烟之后又说:「唉唷,不是穴痒,那是屁眼痒啰,看不出来,你这样的大美女居然会喜欢给人干屁眼。」子菱听到这话,气得满脸通红,依着她平常高傲的脾气,早就要开骂了,此时手脚被制,别说开口骂人,连想不听都不行,只听得老秦那无耻至极的话一句接一句的说个不停,子菱被逗得又羞又气,只能拼命摇头。

  老秦见子菱把眼睛闭上了,大摇其头,又说:「你都不说话,看起来是默认了,唉,看起来我只好牺牲一下,帮你止止痒了。」老秦明摆着耍无赖,子菱听得清楚,想要抗议,奈何无法说话,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抗议。

  「你要我快一点是吧?唉,现在的年轻女孩怎么都这么急啊!」老秦淫笑着说。子菱的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那双风流的狐狸眼中满是求饶的神色,但是碰到老秦这色鬼,只是更激起他的兽欲而已。

  「这样吧,你要给我从背后干的话,就把头偏到左边;若要给我从前面干的话,就把头偏到右边。如果两边都不偏,那就是要给我干屁眼,你自己选吧!」老秦把快抽完的烟头一丢,站了起身,大声喝令道:「快决定哦,春宵一夜值千金哪!」话声一落,老秦已经动手把裤头解开,然后很快的把衬衫也脱掉,一根怒气腾腾的大肉棒在子菱惊惧的瞳孔中晃动着。

  子菱看到老秦那根矗立在浓密黑毛中的巨大凶器,知道他是来真的,这时她脑海中已一片空白,头怎么摆都不对,眼见老秦那根硕大的肉棒往自己的眼前逼近,子菱早已不知如何是好。

  「快作决定啊!!!」老秦突然把声音提高,那闪着亮光的香菇头几乎已经快碰到子菱的鼻尖了。子菱被他一吓,把头撇了开来,那是左边。

  「喜欢从前面来啊?这可是你自己决定的。」老秦贼忒兮兮的笑着。

  「唔唔唔……」子菱美丽的脸上满布着惊恐的神色,被塞住的口中发出抗拒的叹息。但是老秦抓住她的头发,坚硬火热的肉棒在她光滑的脸颊上搓弄着,一阵阵浓厚的体味直冲到子菱的脑海。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子菱在心中哭喊着,耻辱的眼泪已经忍不住流了下来,清亮的泪珠划过她雪白的脸颊,却被老秦紫红色的龟头给戳破,混着老秦马眼中流出的淫水涂在子菱的脸上。

  老秦接着俯身下去,手从子菱的双腿中间慢慢的往上挤,子菱用力的夹紧大腿,可是无法阻挡老秦那粗糙而有力的手掌,老秦知道他的时间很充裕,现在才一点半,从现在开始,干到五点也没人会来。

  不用急,他要慢慢的享受强奸美女,让她产生高潮的变态欲望。

  老秦慢慢的掀开子菱的格子裙,子菱扭动着身体,但是在裙子底下那件性感的蕾丝雕花内裤却跟老秦打起招呼来。而老秦的手也顺着那充满弹性的大腿摸到她的两腿之间,让子菱有股恶寒的感觉,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啧啧啧,你这里好温暖啊。」老秦说着,「这触感真棒。」他的手在子菱的裤底摩擦着,子菱的挣扎让老秦的手充分感觉到充满弹性的肉欲。

  「喂,我现在要舔舔你的脚,要是你敢踹我的话,别怪我不客气。」老秦说,他再次沿着子菱的腿往下摸,子菱的身体因为害怕而微微的发抖,老秦一路摸到她纤细的脚踝,然后解开了绳子,两手捉住子菱的脚踝,将她仍穿着高跟鞋的脚捧了起来,一张嘴吻上了子菱的脚背。

  子菱感觉到老秦嘴唇的触感和热气,那恶寒的讨厌感觉再也忍不住,两脚用力一踢,这下老秦虽然侥幸没有被高跟鞋鞋根给踢中,却也被这股力量弄得跌坐在地上。

  「干你娘!不是叫你不要动吗。」老秦马上站了起来,手中抓住那根警卫用的电击棒,一声轻响,铁棒弹了出来,老秦挥动着铁棒,往子菱的大腿招呼,当铁棒打中大腿时,那痛入骨髓的感觉,让口中被塞东西的子菱发出巨大的呻吟声,纤细的身体随之扭动。

  老秦这辈子当然不是没打过女人,可是打这么漂亮的可还是头一糟,眼见子菱修长的身体因痛苦而扭动的样子,让他精神为之大振,手上的细铁棒又继续往子菱的乳房,腰肢,屁股,小腿等地方挥了过去。

  可怜的子菱双手被绑在墙上,毫无反抗能力,只能在地上乱扭,幸好老秦只是为了看她扭动身体的姿态,下手仍然有所保留,不过就算这样,也足以让她痛得眼泪流个不停,浑身的肌肤都传来撕裂一般的痛楚。

  老秦打了一会,把细铁棒高高举起,对着满脸泪光的子菱说︰「你还要不要乱动﹖」子菱猛烈的摇头。

  「要乖嘛,这样才对啊。」老秦放下手上的警棒,再次蹲了下来,「我也不想把个美人儿打成这个样啊,看起来好可怜啊。」说完他俯身下去,极其温柔的捧起子菱的纤足,他凑上嘴,缓慢的沿着脚背往上舔,从脚背、胫骨、小腿、膝弯沿着大腿内侧一直舔到了子菱双腿之间的性感地带。老秦的动作极其缓慢而富于挑逗性,当他的舌头舔到膝弯的时候,一股轻微的电流窜了上来,子菱的身体轻轻的抖了一下,而老秦便执拗的在她两腿的膝弯上极力的来回舔弄,湿热的舌头不停的在子菱的膝弯上面挑逗着她敏感的神经。

  「这个男人真是讨厌。」子菱心想,老秦缓慢的动作让她的心中有股讨厌的悸动,那是被一连串轻微的电亟所激起的涟漪,她全身的汗毛都慢慢的竖立起来,而全身的细胞也逐渐地敏感起来。

  当老秦的湿热的吐息喷向她的花唇时,虽然隔内裤和柔细的阴毛,子菱却好像什么都没穿一样的被那股热气弄得微微喘息了起来。

  老秦抬起头,一脸笑意的看着子菱,那股带点理解的轻视让子菱有点受不了,老秦双手拉住子菱的薄衬衫,用力一扯,釦子应声跳起,露出腹部光滑的肌肤和淡紫色的胸罩。

  「皮肤很棒哦。」老秦说着,手伸到子菱光滑的背后,轻轻一捏,胸罩的背扣立刻打开,两团柔软的肉球很快的跳入老秦双手的掌握中,他轻巧的用手抚摸那柔软又有弹性的乳房,同时用手指捏弄子菱小巧的褐色乳头。

  「唔‥‥」子菱觉得自己更加无所凭藉,老秦这时把头埋了下去,湿热的舌头从她的肚脐开始向下滑动,然后用嘴咬住了子菱的薄内裤,慢慢的扯下来,老秦移开了遮住密穴的最后一层防线,厚厚的嘴唇立刻和子菱的阴唇吻在一起。「呃‥‥」子菱从喉头发出声音来。

  老秦的舌头很快的顶开子菱的秘裂,仔细的舔着,而那双热呼呼的粗糙手掌,更是耐心的在子菱23吋的腰肢到34C的乳房间寻找着任何可以攻击的性感带。

  「唔‥‥呃‥‥嗯嗯」子菱抵抗着老秦利用技巧和耐心的可怕挑逗,她扭动着身体想逃离老秦的攻击。可是老秦的嘴就像水蛭一样,紧紧的吸附在她的秘穴洞口,他不像一般人直接去攻击敏感的肉豆,反而是反反覆覆的沿着子菱光滑的阴唇上上下下的舔着,这样在他偶尔用舌尖扫过子菱的肉豆时,就能听到从子菱的鼻孔中发出的美妙呻吟。

  「有感觉了吗。」老秦抬起头来说,在自己的攻击下,子菱粉红色的光滑花唇已经充血张开,带有咸酸味的淫水大量的涌出。「这是从你的小洞洞里面流出来的东西唷。」老秦用手指沾了些淫水,拿到子菱的眼前示威着。

  子菱白皙的脸庞这时泛出像粉红色玫瑰花瓣一样的颜色,她不是没有过性经验,当然也知道自己身体的反应,看着眼前老秦手指上晶亮的淫水,也只能闭起眼睛来拒绝承认。

  「不好意思啊,没关系,现在才刚开始而已,待会包准让你爽到什么都叫得出来。」老秦一脸贼笑的说,子菱的反应让他越来越有信心。

  老秦这时再度展开攻势,右脚膝盖顶在子菱的大腿中间,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滑入子菱的的肉缝中,拇指翘起来按着她的阴核,左手按住她的左乳,而子菱的右乳则是被老秦的嘴攻占。这下子菱全身要害同时受到攻击,老秦一手用力挖,一手使劲揉,嘴巴又咬又舔的,弄得子菱好像被打开开关的电动娃娃一样,呼吸加速,23吋的细腰狂扭,修长的大腿踢个不停,那双有着蝴蝶装饰的粉绿色凉鞋挂在她的美脚上,几乎快飞了出去。

  但是老秦就像找到猎物的水蛭一样,紧紧的吸附在子菱的身上,子菱的快感急速升高,柔软的身体像火一样烫,鼻孔中发出婴儿一样的哼声,被毛巾塞住的嘴角甚至流出口水来,老秦扯开子菱口中的毛巾,把嘴覆了上去。

  子菱马上好像如获至宝一样的和老秦热吻起来,火热的舌头搜寻着眼前这个猥琐中年男子的舌头,贪婪的吸吮着他的口水,一双细长的狐狸眼中早已看不见平日的傲气,只见到狂烧的欲火。

  「啊‥‥‥我‥‥好舒服‥好爽‥快‥快不行了‥噢‥噢‥」子菱放开老秦的嘴,发出娇媚的呻吟来,扭动的身体停止了动作,老秦在密穴中的手指好像挖到井水一样,子菱雪白的大腿大大的扠开,让手指的掏弄更加方便些,而她粉红色的花唇中喷出兴奋的淫水,在扑滋的水声中,老秦还没有插入就把子菱一路推送到今晚第一次的高潮。

  子菱喘着气,她的脸上泛着红潮,坚挺胸脯高低起伏着,一双本就勾魂的媚眼,这时更加娇媚诱人,而这双眼神这时正看着老秦。

  「怎么样,刚刚很舒服吧。」老秦依旧抱着她,原本插在肉洞中的手指也抽了出来,湿湿的手指在子菱的胸脯上揩拭着,「要不要给我干了。」老秦说。

  「你怎么说话那么粗。」子菱说,「这种话我说不出口。」「是吗。」老秦戏谑的说﹕「那我也不勉强你。」他跪坐在子菱的双腿中间,粗大的阳具直接顶在她湿热的花唇上,火热的龟头在阴核上摩擦着。

  「啊‥‥你好讨厌啊。」子菱哎叫着。有时龟头滑过阴道口,她还挺起腰肢追过去,但是老秦都只让大龟头进去一点点就逃掉。

  「你就说「我给你干,快干死我」,这样就行了啊。」老秦用手扶着自己的大阳具,其实他也很希望把肉棒深深的埋入子菱的肉穴之中,但是他更享受玩弄年轻美女的乐趣,何况现在时间还很多。

  「不‥‥不要。」子菱甩着头,美丽的大波浪发型甩动着,「讨厌啦‥‥啊‥‥快给我啦。」「不行哦,你不乖的话,我才不要给你,快说啊。」老秦继续促狭的戏弄着子菱。

  「啊‥‥人家不好意思嘛‥‥噢‥」子菱向下瞄着那跟粗大的肉棒,它沾满了淫水,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着,龟头正在自己敏感的阴核上摩擦着。

  「快啊,想要大肉棒给你插进去就快说啊。」老秦继续着他的挑逗,龟头埋进去一点就又抽出来,急得子菱快哭出来。

  「你‥讨厌啦‥快‥快干我,干死我吧‥‥」子菱闭上眼睛,把头转过去说出这句话来,她不想让自己羞红脸的样子让老秦看到。

  「不行哦,要对着我说。」老秦捉住她的下巴,把她的脸转过来。

  「你作弄我,我不说了。」子菱红着脸,咬着下唇说。

  「那我只好对不起我的小弟弟和你的小妹妹啦。」老秦注视着子菱的眼睛,他决心要让这个骄傲的女人说出可耻的话来。

  「啊‥‥你这个坏人。」子菱叹了口气,「快干我,快干死我。」她终于在老秦的面前说出这句话来,子菱好像如释重负一样低下了头,在火热的肉棒和情欲的胁迫下放弃了她的自尊心。

  「那我就不客气了。」老秦一挺腰,大龟头挤开柔弱的花唇,往子菱的最深处挤进去。

  「唔‥‥啊啊。」巨大的肉棒像木桩一样刺进身体中,子菱张大了嘴,发出恼人的叹息,在经历了长时间的挑逗调情之后,期待已久的插入让她的身体格外的敏感,何况老秦的巨炮是她从来没有经验过的,尤其他的龟头特别的大,在进入的时候子菱只能张大嘴剧烈的喘着气。

  「噢,真他妈的会夹啊。」老秦抬起子菱的右腿,肉棒很缓慢的向子菱的深处前进,温热潮湿的肉穴马上兴奋的缠住他的肉棒。

  子菱呻吟着,老秦的龟头这时候已经顶住了她的花心,但是仍在往前进,她几乎不敢相信,但身体的感觉却让她不得不信,龟头似乎要从蜜穴入口一路顶到喉头一样的可怕刺激。

  「撞到底了吗‥嗯‥」老秦说着,她发现龟头已经顶住了花心,看来子菱的肉洞很浅,但是浅归浅,其实不管再大的东西都塞得下,这种女人会很受到男人的喜爱,因为不管肉棒的大小都能让她感到满足,而且很容易达到高潮。

  「天啊‥‥好舒服‥好大啊‥‥噢‥呃」子菱说着,这样巨大的肉棒让已经十分敏感的她感受到从没有过的快感,花心受到大龟头的挤压,一点一点的往内缩,要被穿透的可怕压迫感从肉洞的深处爆发出一股股的强烈快感,「插‥‥插到底了‥‥噢‥‥不行了‥啊」「才这样就不行了吗。」老秦说,「我还没有开始动耶。」老秦总算把整根肉棒插了进去,他满意的品尝着和子菱紧紧相连的舒畅快感,用龟头转摩着她的子宫颈。

  「啊啊‥‥这样‥‥好可怕‥」子菱叫着,光是被老秦这样深深插入的过程,她就已经快高潮了,被彻底撩拨的肉洞这时已经开始收缩了。

  「那就让你爽个够。」老秦把肉棒整个抽出到只有龟头在里面,然后用力的撞进去。

  「啊啊啊‥‥‥」子菱扭动着头,秀发飞扬起来,仅只是第一下的抽插就让她有飞起来一样的快感。

  「舒服吗‥‥嗯‥嗯‥」老秦卖力的开始活塞运动,子菱的反应超乎意料的强烈,才干没有几下,敏感阴道就开始收缩夹紧,阴精也大量的喷出。

  「天‥‥天啊,不行‥‥不要了‥啊啊啊‥‥」子菱疯狂的扭动着身体,手腕上的尼龙绳在她白嫩的皮肤上画下一道道兴奋的痕迹,可怕的快感不停的从两人紧密结合的性器中传来。

  「这么快就到了吗,你真没用。」老秦喘着气说,他知道刚刚耐心的挑逗发挥了效用。子菱敏感的身体在老秦巨棒的穿刺下很快的就到达了顶峰。接着他扶着无力的子菱站了起来,捞起她的左脚,让她仅剩下右脚着地。子菱背靠着墙,老秦粗大的肉棍一下又一下的猛力顶着她的花心。

  「要死了‥‥‥噢‥‥要被大棒子插死了‥‥」子菱尖叫着,单独站立的右脚几乎快要抽筋,每次老秦用力一撞,花心就传来剧烈的快感,身体几乎要被撞飞的感觉。

  「我干得你爽不爽‥‥嗯‥」老秦也低吼着,小小的储藏室中除了喘息的声音,就是两人下体撞击的啪啪声。

  「有‥有‥‥有啊‥‥我好爽‥啊啊‥我又要‥噢‥啊‥‥我到了‥‥到了‥‥不要了啊‥‥啊‥‥」子菱发出濒死般的尖叫,阵阵的快感让她的脑袋麻痹,眼前发黑,几乎就要软倒,但是她的阴道却好像抽筋一样的疯狂夹紧老秦的肉棒。

  当子菱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手上的尼龙绳已经解开了,而老秦的那张猥琐的脸正得意的看着自己,不禁害羞起来,「你看什么看啦。」子菱啐道,再经过刚刚的几次高潮后让她和这个男人的感情好像突然之间变得很好一样,至少在现在这个时点,男人的大肉棒还深深的插在自己的身体里的时候。

  「没有啊,我觉得你很漂亮啊。」老秦嘻皮笑脸的说。

  「你,还不是你强迫我,你这是强奸‥‥唉唷‥你‥啊‥啊‥不要啦‥不行啊‥」子菱话还没说完,那根要命的肉棒又开始凶猛的撞击起来,子菱嘴上抗拒着,但是双手却用力抓住老秦的肩膀,一双脚也迅速的扣住老秦的后腰,腰肢也扭动着向上挺去。

  「是你的话,抓我去枪毙也好啊。」老秦低吼着。

  这时老秦双臂撑地,拿出让女人疯狂的本事,猛力的抽插着。每次那大龟头都几乎快要拔出来,然后又大力的刺进子菱粉红色的肉唇中,两人的混合在一起的淫水变成白色的黏液,沾满了两人的性器,互相碰撞的肉体发出啪啪的声响,喘息不已的两人都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浊重的喘息声和子菱的娇叫。

  「啊啊‥我不行了‥啊‥‥插死我了‥‥大肉棒老公‥‥噢‥你好强‥我好爽‥‥噢」子菱不停的发出陷入疯狂的淫声浪叫,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叫些什么,只是不叫出来,她会受不了,如潮而来的快感已经让她彻底陷入性爱的迷乱中。

  「不要动‥‥啊‥饶了我‥‥不行啊‥我会死掉啦‥‥啊啊啊‥好老公‥‥ 干死人了‥‥饶了我啦‥‥啊‥」到达绝顶的子菱大声叫着,她的眼前一片迷濛,连续的高潮已经到了她的极限,那双勾魂的狐狸眼爽得要发白,脚趾尖端已经抽筋。

  可是老秦这时也快到射出的重要关头,他奋力摆脱子菱纠缠着的双腿,把她的双腿举到肩膀上,粗大的肉棒继续的炮轰着子菱颤抖的花心,继续把她送上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我到啦!」老秦大吼一声,顶住花心的大龟头终于喷出浓热的精液,灌入年轻上班女郎的火热子宫中。

  
  【完】